您所在的位置:爱球网首页 >> 羽毛球 >> 文章详情

陆川与谢杏芳火拼羽毛球 媒体该给章子怡留活路

来源:爱球网 www.24iq.com 更新时间:2010-4-5 

  本报讯(见习记者 简芳 实习生 伍茜茹)最近陆川有点忙。前脚才获得“第四届亚洲电影大奖”的最佳导演,后脚就从香港赶到广州,跟世界冠军谢杏芳火拼了小半场羽毛球。他这次主要是为了广州志愿者的主题宣传片而来,同时还将作为首位加入广州亚运会志愿者名人堂的导演。

  累得“眼冒金星”的他在随后的采访中将敢言本色坚持到底,谈娱乐圈最近的纷扰,比如谈到章子怡的“捐款门”,陆川的意见是,“动用公共资源去判死刑是一件挺可怕的事儿,你就是把子怡说成是一个妖魔鬼怪,那又能怎么样?”

  章氏捐款门 “希望媒体网开一面”

  从泼墨门开始,到之后闹出的捐款门、倒章说与挺章说之间的拉锯,不管你想不想关注,这事都会以各种方式闯入你的视线。

  陆川说事:我也做过慈善,5·12的时候我也特穷,但我直接就捐了5万块钱现金。我觉得,别因为一件事,揪住一个人,这是把一个社会问题娱乐化,是个特别可怕的现象,我们最后打死的就是一个个体的人。我希望媒体能网开一面,留个活路。真的不要把社会问题娱乐化。我们应该瞄准的是一个监督机制,为什么这么多企业你没法监督呢,有些还是央企。要从一个人的事去透视一个社会漏洞,然后改善它。

  说到子怡,我去好莱坞,好莱坞说中国第一个都提子怡,“啊,你从中国来,我认识子怡”。如果我说我是来自中国的导演,他们的制片可能会说“我也认识子怡”。你说章子怡是给中国丢脸还是争光呢?

  冲奥无门 “关键时刻谈崩了”

  《南京!南京!》让陆川拿了不少奖,但就是没有被选送参加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角逐。

  陆川说事:说实话我很想拿奖,这不光是对一个导演虚荣心的满足,还能获得更广的视野和更多资源。但参加了几次电影节之后,我发现原来所有的奖项背后都是商业集团在操作。当初我已经知道要进金球奖的前五名,但就在关键时刻,美国购片方跟中国制片方谈崩了,但送我们去金球奖的是美国人啊,结果当然就没戏了,这事曾让我特别恼火,因为他们就为这么点小事毁了一部电影去影响世界的机会。

  现在什么在奥斯卡拿最佳外语片奖,这种事情我都不想,这不是导演个人能做到的事,就是个游戏。这事儿大家得看开点。

  最烂影片?“这是没天理的!”

  今年《南京!南京!》还得了一个由影评人程青松发起的“金扫帚”最差影片奖。一部影片,两极口碑,这事也得说说。

  陆川说事:青松他一直是我强有力的批评者,但我觉得这也是个好事。人被野兽追的时候跑得最快,可以发挥出最大的能力。我要求自己诚实,但程青松发这样一个奖我觉得就不太诚实。我跟我的宣传说,他们如果邀请我了我一定去,但他既没有打电话也没有邀请!我愿意在这个奖项上去面对媒体,因为我觉得你敢评我最差,我就敢面对媒体说你不公正,你说《南京!南京!》最差是没天理的。既然你敢用你的权力去做这个事,我要占据讲坛,去跟所有媒体说你这个奖是没意义的。